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广告衫 > 正文

新时代的征程与高歌——杨少衡红色题材小说《

发表时间: 2021-06-14

  广东东莞下好稳就业“先手棋”1月17日,福建作家杨少衡红色题材长篇小说《新世界——东南一隅剿匪记》(以下简称“《新世界》”)作品分享会在福建省文学院举办,近30名文学爱好者参与并感受作品魅力。

  现场,杨少衡从现实历史环境和亲身生活经历两方面,通过讲述“乡间土匪的故事”“父亲南迁的故事”“自己与历史结缘的故事”三则故事,与书友分享小说创作的渊源历程和承载的内涵奥义。该活动由福建省文学院主办,福建省作家协会、福建省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和文艺传播中心、福建文学杂志社、 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协办,是省文学院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系列公益文学活动之一。

  据杨少衡介绍,小说《新世界》以解放战争后期最重要的军事行动“厦鼓战役”为背景,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发生在闽南一带的反特剿匪故事,通过塑造侯春生等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讴歌新中国参与者建设者的英雄品质和时代风貌。

  《新世界》的创作初衷源于杨少衡对上一辈真实经历的特殊怀感。杨少衡多次与70年前的那场英勇事迹结缘。杨少衡曾在山区小学任教时,听闻新中国成立初期,有一批区干部为了保护公粮,带领民工和劫粮土匪斗争,最后壮烈牺牲在坂里。时隔三十多年,杨少衡得知父亲南迁工作时曾亲身参与1950年的那场坂里护粮剿匪战斗,并与牺牲的同志“侯虎江”熟悉。两次追忆引起杨少衡内心悸动,2009年其写就中篇小说《初起的阳光》,试图触摸当年那位年轻革命者的内心世界与灵魂。数年之后,杨少衡翻阅到一张父亲与“侯虎江”的合影,记忆又将杨少衡拉回1950年的战火硝烟的坂里。于是经过三四年的创作,有了这部小说《新世界》。

  杨少衡表示,当我国走过壮阔的七十载,在迈进新时代之际,我们回望70年前的历史,应该以现在新时代的眼光去关照。“那些曾经为新中国浴血奋斗的人都非常年轻,他们战斗、牺牲,义无反顾,身上似乎蒙着一层光芒,他们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新时代、新世界如同初起的朝阳,蓬勃向上,充满希望。这种蓬勃与希望内涵非常丰富,可以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去追寻,从新的角度去再认识。”

  小说通过描写侯春生为代表的“新世界”与连文正为突出人物的“旧世界”的血腥斗争,展现出中国迈进新时代的希望与进步。作家出版社原总编辑、评论家张陵曾在《文艺报》上评论《新世界》是新中国题材小说创作的一部突破创新之作。他表示,人物形象塑造是小说《新世界》成功的关键。饱含人民之爱的侯春生与连文正自私之爱的人性之间,形成了鲜明对比。“侯春生这个普通人的形象,就在这种‘人性’比较中,站到了时代精神的高地上,让所谓的‘人性’转化成深刻的‘人民性’,化为人民创造自己‘新世界’的强大力量。”张陵曾在评论中写到。

  活动现场,书友在互动环节中,也就小说主人翁侯春生人物性格的走向和对下一代新生命的博爱问题,与杨少衡展开讨论。《新世界》虽然讲述的是新旧世界白刃交战的故事,但无论是“新世界”的开创者或是“旧世界”的停滞者,都不是小说的主角,小说真正的“主角”是小猴子、胡萝卜们,是新生共和国的少年儿童。这些祖国的未来,才是小说赋予“新世界”的真正含义。“我在故事里表达了一个想法,革命者创造的新世界,是为了营救两个孩子而牺牲,包括土匪也是为了救自己孩子,我们从新时代的角度表达对70年前的这段历史的理解,不论何时我们为后代而创造而牺牲,《新世界》里的希望之歌属于侯春生,属于我们,更属于阳光下的孩子们。”杨少衡在该互动中揭开了小说关于“新世界”的更深层的面纱。新世界的希望之歌

  小说通过描写侯春生为代表的“新世界”与连文正为突出人物的“旧世界”的血腥斗争,展现出中国迈进新时代的希望与进步。作家出版社原总编辑、评论家张陵曾在《文艺报》上评论《新世界》是新中国题材小说创作的一部突破创新之作。他表示,人物形象塑造是小说《新世界》成功的关键。饱含人民之爱的侯春生与连文正自私之爱的人性之间,形成了鲜明对比。“侯春生这个普通人的形象,就在这种‘人性’比较中,站到了时代精神的高地上,让所谓的‘人性’转化成深刻的‘人民性’,化为人民创造自己‘新世界’的强大力量。”张陵曾在评论中写到。

  活动现场,书友在互动环节中,也就小说主人翁侯春生人物性格的走向和对下一代新生命的博爱问题,与杨少衡展开讨论。《新世界》虽然讲述的是新旧世界白刃交战的故事,但无论是“新世界”的开创者或是“旧世界”的停滞者,都不是小说的主角,小说真正的“主角”是小猴子、胡萝卜们,是新生共和国的少年儿童。这些祖国的未来,才是小说赋予“新世界”的真正含义。“我在故事里表达了一个想法,革命者创造的新世界,是为了营救两个孩子而牺牲,包括土匪也是为了救自己孩子,我们从新时代的角度表达对70年前的这段历史的理解,不论何时我们为后代而创造而牺牲,《新世界》里的希望之歌属于侯春生,属于我们,更属于阳光下的孩子们。”杨少衡在该互动中揭开了小说关于“新世界”的更深层的面纱。(记者 蔡丽洁)